A Paparazzo and the Celebrities

明星与狗仔

House Design

2015

Individual Work

 

 

 

Alfred Hitchcock's film "Rear Window." (1954).

 

 

 

Pang Ho-Cheung's film "Men Suddenly in Black." (2003). The director let the actors take the posture of holding the gun with the camera deliberately.

前言

 

周郭子问庄子道在哪里,庄子先是回答“无所不在”,周郭子嫌不够具体,庄子回答“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最后说道就在屎尿中。既然真理每下愈况,那么就给我的房子也还还俗。

 

我的精神导师何善蒙常说凡事要“同情并理解”,但我的烦恼是同情心过于泛滥,看全世界的人都特别可怜,感觉大家都活的不容易。其实我有一颗唐僧的心,即使我知道那样有些自大那样不好,即使我过得也没好到哪里去。事情的一部分起因是那一阵子爸爸去哪儿的特别火,我和学姐说,当个明星真不容易,他们肯定对于过气恐惧极了,被学姐翻了白眼。我就想狗仔应该更不容易,干脆让他们生活在一起得了。反正明星需要狗仔让他们时刻保持曝光,狗仔又需要明星才能生存,住在一起,都省了心。

 

有了人物角色就要构思一下情节和场景,免不了想到“窥视”“被看”之类的字眼。但是窥视这个概念被讨论的有点多,可以先讲讲其他人类的坏话。张永和以希区柯克的《后窗》做过一个设计,具体的文字一下子没找到,反正很多窗户的那个。我觉得他和希区柯克本质上都不是第一流的偷窥者,都只注重“窥”,忽略了“偷”。希区柯克还好些,给男主安排一道可进可退的阴影,好让他坐在轮椅上偷窥的时候不让对方看到。而且他俩窥的手法也比较相近,首先要增强眼睛的能力。张永和喜欢给窗增加厚度,好在这个厚度里做出一个取景框来,这和《后窗》里的男主用的望远镜是一个道理,都是把眼睛给扯出来。其次要压缩窥视对象的空间进深,让空间变浅,变得二维化,看上去更像是一幅画。《后窗》里就是就这么做的,张永和做的更加极致,家具紧紧贴着窗,或者说和窗变成了一个整体,故事就好似发生在了窗框里。

 

但这两个人其实都是假冒的偷窥狂,喜欢暴露胜过偷窥。他们窥到的内容即暴露这个动作,大于窥视这个动作本身。而真正偷窥过的人都知道,偷窥者怎么可能像那个男主这么正气凛然,当然要很猥琐的滩在在那种黑暗的角落,歪曲着身子,露出一点微笑。因此,偷窥不能仅仅关注于眼睛,而是要关注黑暗的保护色,肢体的投入,以及猥琐的气质。

 

 

 

 

 

正文

 

这个房子里住着一群明星和一个狗仔,狗仔显然知道明星们的存在,明星们知不知道狗仔的存在,也只有明星自己知道。可以先从狗仔谈起。

 

 

狗仔照理说应该以狗仔队的形式出现,但是这个狗仔自成一队,因为除了狗仔,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偷窥狂。这个剖面就是狗仔生活工作的空间,条件比较恶劣,不过还好,那些孔洞足以支撑起他的生活。孔洞的位置并不符合人体工学,这正是他想要的感觉,每一眼窥视都要付出肢体的牺牲,那些即便是扭曲了身体仍然无法看到的片段能激发狗仔更大的欲望。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片段,他需要随着墙另一侧的名媛们的移动快速调整自己的姿势,或是攀爬到另一个孔洞背后,他需要克制自己的喘息声。喘息既是因为运动,也来自兴奋的荷尔蒙。

 

 

 

1.狗仔就居住在这个弧形墙里面,生存空间很狭小很被动,是这些坑坑洼洼的洞用剩下的富余空间,那些小小的空洞背后就是狗仔的眼睛。但事实上,这道弧形墙是整个房子的主要结构,支撑着整个房子。设计房子的人是想说明娱乐产业的支柱是媒体是狗仔。这个弧形墙的优点还在于从两侧看,它确实是薄薄的墙,并不能发现这个墙其实还是个城。

 

2.从弧形墙向外挑出的楼板是明星们的生活空间,楼板并不需要来自地面的柱子的支撑,全靠弧形墙。

 

3.单单把楼梯看成上下两个楼板之间的过渡空间太可惜了,那天杜尚和我说,楼梯上应该有些裸女,那么楼梯就不再只是建筑的附属品,楼梯应该是也是楼板,是T台。所以,每两块相连的楼板之间设置了一块垂直的“楼梯”,楼板上是踏板。

 

4.这个房子最终长这个样,分成了三段,地下是公共的客厅餐厅工作室,中间是办活动的室外平台,顶上是卧室卫生间。中间party平台的背后隐藏了一个直通卧室的跨层直梯,这个设计显然正中明星业主们的下怀,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多么宝贵。不过业主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他们面对着媒体捂着自己的胸口抱怨建筑师设计的玻璃大幕墙让他们没了隐私。没过几天,所有的窗帘都被业主们拆掉了。

 

 

 

 

 

 

 

其实平面图里还是有很多缺陷的,比如一楼客厅只放了自行车忘了放些健身器材;二楼的餐厅对于狗仔来说视线并不算太好;三楼的工作室少摆了好几盆植物,狗仔很容易被暴露;四楼开party的平台因为缺乏经验,不知道该放些什么家具;顶楼卧室的床还是小了些,应该从三人床改成四人床。

 

 

 

 

 

后语

 

很快,这个房子在娱乐圈里受到追捧,建筑师很快将其模块化,跑男跑姐们人手一份。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