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lind and the Lame

瞎子和瘸子

House Design

2015

Individual Work

 

 

 

 

 

Wu Xiubo and I helped each other through the day, and we had been to the dining hall, the temple, the toilet, the museum, the subway, the school, the park, and the shopping mall..

姑且认为瞎子和瘸子这样的叫法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让瞎子和瘸子生活在一起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瞎子给瘸子提供腿,瘸子给瞎子提供眼睛,时髦的讲法叫win-win。这个设计的必要性可想而知,只是我暂时还用不上。把瞎子和瘸子弄到一起也算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主题,知道之后,让我的得意少了好几分。

 

由于我不认识瞎子(哑巴倒是认识一个,只是没聊过天),所以只能靠猜。想象自己是瞎子,想象自己是瘸子。

 

(想象之前先说说前几天悟得的关于辟邪剑谱的道理。辟邪剑谱的开篇就是“欲练神功,引刀自宫”,其实并非没有道理,我们都知道,当人失去一种感官时,其他感官的能力就会大幅提升。而自宫牺牲最大,能提升的能力自然最强。这样一来,史记也就能读懂了。总结为,责任越大,能力越强,牺牲越多。不过,sy的说法也很有道理,人类思淫欲花费的时间太多,阉了一了百了,能专心干事业。)

 

不过还好,阉人虽然装不了,瞎子和瘸子都是可以装的。去康复中心借了轮椅,和xs

夫妇去西湖附近感受了一下瞎子和瘸子的世界,吃饭逛商场坐地铁逛博物馆。当了瞎子,其他感官的能力并没有什么提升,还是严重的不安全感,需要不停问瘸子各种问题,让他多给我指示以免被撞死。当视觉消失后,自己在与空间关系中变的很被动,渴望其他的感官提供更多的信息,特别需要触觉让你重新认知周边的空间。即便轮椅并不是周边空间的一部分,手里握着它的把手还是给我很大的安全感。另外,比起瘸子,瞎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看不到其他路人的目光,倒也是逛的自在。

 

库哈斯在波尔多住宅里给瘸子户主设计了一个升降平台,户主通过这个像电梯一样的升降平台完成功能的转换,非常直接。按我偏执的想法,能用低科技完成的事情绝不用高科技,我会建议库哈斯把电梯改成滑轮pulley让瘸子自己摇。另外那天翻到一本书,里面有一张小小的平面草图(the Wall House Akira Imafugi),是给瞎子的房子,考虑到瞎子对于触觉的需求,所有空间都是线型的,窄窄的走廊,功能就填在走廊里,瞎子可以摸着墙走。

 

 

 

 

 

开始想象

 

 

如果我是瞎子,我希望我周边的一切都是柔软的,可以触摸的。

如果我是瘸子,我希望这个世界上不要有楼梯,不要有上坡。

 

本着以上两点想象,我开始造房子。

 

 

房子必须是木头做的,木头比起钢筋水泥土是更加友好的材料。

 

房子里没有楼梯只有一圈一圈的坡道,坡道的中间住着瞎子,坡道外侧的那些小房间属于瘸子。瞎子居住空间的四周被坡道包围,没有窗户,瞎子反正也看不到。不过据说瞎子的世界并不一定完全是黑色的,他们能感受到光。既然如此,地板可以是玻璃的,瞎子应该不会恐高。阳光一直屋顶从打到一楼,阳光和阴影就是瞎子的时钟。瘸子长期坐在轮椅上,对于尺度的感觉和常人不一样,特别是层高,一米八对于瘸子来说是最适宜的,瘸子觉得正常房子的天花板总是显的太遥远。和瞎子住在一起没有什么隐私的问题,自然也就没有门的必要,而且层高的关系,瞎子真想要进入瘸子的房间还需要猫着腰。

 

传统出于视觉考虑的空间设计对于瞎子并不适用,为瞎子做设计,空间不能只关注于和光有关的亮度、深度、色彩等问题,而是要考虑空间的密度、质量、质感等和触觉有关的要素,空间因此从通透变得粘稠。比如瞎子的门不再是阻隔视线的板,而是一排弹性塑料棒,瞎子摸到塑料棒之后,只需要顺势拨开,慢慢跨入;卧室更像是海洋球乐园;窗帘也不再是遮光的布,而是浴室里防止跌倒的保护网;天花板上垂下的绳子,能帮助瞎子认知方位。空间因此有了密度的概念。

 

如果我是他们两个,那么回家的头两件事就是发泄。在外头晃荡里一天,一方面肯定受了很多气撞了很多包,急需一个发泄室;另一方面外头的厕所不如家里的拉的顺畅,而且不容易找到,急需一个洗手间。所以在房子的一楼设置了洗手间和发泄室。

 

瞎子和瘸子唯一联通的房间就是厨房,因为瘸子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帮助瞎子做饭。

 

 

back

 

由于坡道的坡度,瘸子不能自己上楼,只能自己下楼,因此他和瞎子之间有个约定:瞎子每天下午四点帮坐在轮椅上的瘸子推到楼顶。这样一来,瘸子接下来一天的生活直到第二天出门都可以不需要瞎子的帮助,一直随着坡道向下,好似瞎子每天要给瘸子上发条。比如瘸子晚上十点半上床休息了,半夜想上厕所,那就需要坐上轮椅下楼,上完厕所并不能回到原来的卧室,因为原来的厕所在楼上,这是只能继续随着坡道到下一个卧室继续休息,直到他想上下一次厕所。瘸子一天的生活好像在空间上留下了足迹。

 

都说光阴似箭,直到上了高中,老师和我们说,要跑的像光速那么快才有可能让时间慢一点,只是那样的话脸会被风吹成什么样子。而瘸子对于时间的理解不一样,他的小房间们就是时间,有时他便了秘,他就比时间走得慢些,有时他不小心滑到了下一层,他就比时间走得快些。

 

 

 

瞎子和瘸子每天重复着一样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必须是快乐的。